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远行星号中文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437|回复: 6
收起左侧

[远行星号中长篇同人] 深空提督

[复制链接]

Rank: 3

巡洋大副

发表于 2020-4-24 01:25:4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CHAKRO 于 2020-4-24 02:20 编辑

0.
       Corvus II的军事基地里,第二纠察队正在轮班修整入渠中。
       少女们泡在营养液里,方正粗犷但细致的机械臂在液体里对植入体元件进行维护,舱室外面的重工设施紧锣密鼓地锻造替换配件,一堆炼狱炮被推车推进来,技工说:“嗨,姑娘们,武器我放在这了,一会你们自己带上。你们自己能装吗?”
       没有回应。这些一模一样的少女们——或称,统治者级——都闭着眼睛,她们脸上带着呼吸罩,仅只有一位睁开了一只眼睛,朝技工点了点头。
       “咳......”技工正了正帽子,略显失落地看着这一排营养罐。她一边走开一边说:
       “真不知道这几位还能多活多少天。”
      (……)

        阿斯科尼亚宽敞的整备室里,少女们穿上亮红色的隔热马甲,无言地把雷神炮和赫菲斯托斯突击炮往自己身上的舾装上装。征服者级打开自己的更衣柜门,里面堆放着四五台风暴针刺。
        “嗬,这么多,我说二姐你都存了多久啊。”凑过来的鹰头狮级一脸艳羡地说。
        “咳,没多久。这些都是上次跟霸主她们打的时候存下来的。”
        “她们也会用风暴针刺?不是都是马克九吗?”
        “少数,极少数的会有。”征服者级看向在床边呆坐着的胜利,“你们问你大姐去,她肯定知道。”
       胜利级失神地望着窗外,在炽烈的红色光芒下她看不太清远处的景色。她可能只是再看别的东西,她出神出了很久了。
       “嗯......算了,还是以后再说吧。”鹰头狮一屁股坐在长椅上,“怎么样,今天晚上我们去哪?”
       “哪也不去。”征服者坐在了胜利的身边,和她一起看着阿斯科尼亚的夕阳,“你们要去,就自己去吧。”
      (……)

       从阴影中浮现出了一整支蓝色的舰队。为首的战舰身背环形的庞大舾装,复杂的纹路和浅蓝色的服饰上印着脉冲公司的标识。她一头长发绾成整洁的样子,宽松的衣袖上亮着蓝色的光点。在深红色夕阳的照耀下,舰队中一个年龄明显更小的少女靠到了她身边,毕恭毕敬地对她说:“大人,我们已经接近了。”
       “很好。让相位船们做好准备,熵增大器和EMP都打开,在他们的部队出动前,先拿下轨道设施。”
       那个海蓝色中长发的少女行了一礼,之后带着一整队相位船潜入P空间后直直朝那空间站遁去。在旗舰身后,一位身着宽大礼服的女性慢慢飘了过来。那女性虽然目光注视着远去的相位船们,薄唇微启,说得却是对她的话。
       “圆环之理小姐,你还是决定要保存实力吗?”
       她的声音充满着魅惑,然而被称作圆环之理号的女子却不为所动。
       “在战时还直呼我的名字,这仍然是不礼貌的,阿赖耶。”
       阿赖耶轻笑着,“是啊,昨夜我独身去找你时,你可也是这么说的呢~”
       「圆环闭上眼睛,头微微向上抬起,“我所有的部下都在这里,现在她们不仅是我的,而且也是你——速子公司特派员——阿赖耶你的。无论你是什么,是星体级还是典范级,这都不是你应该做的事。如果你那么有闲心就自己带一队巡洋舰去支援炮击,我,我要在这里要关注战场局势,你哪凉快哪呆着去。”
       受到驱赶的阿赖耶笑着向后方退去了,在她退远之后,旁边一台暴雨级不由得问圆环之理说,“大人,那个星体级,她真的靠谱吗?”
       圆环之理摸摸暴雨级的头,安抚她说:“上头总公司的心思,我们猜不着,也不归我们猜,但你们都是我的部下。我是明斯特级。放心,除了教会的那个土老帽,没有人是我的对手。而只要我在一天,只要你们的领袖还是我,我就不会让你们无谓地死去。”
      (……)

       “(沙沙......)”
       “......这里是英仙座联盟星系防卫舰队,雄鹰级巡洋舰,风信子号。”
       “......大概只能算是前联盟战舰了吧......”
       “我们在black mass轨道附近遭到伏击,对方来自路德教会。见鬼...不是左径的那些疯子,是教会的正规军。”
       “三艘大教堂级跳入战场,我方旗舰Aesir号...击沉,其余征服者级下落不明,推断已击沉.....”
       “防卫舰队余部,雄鹰级巡洋舰风信子号,致电联盟军方高层,确认路德教会...对联盟方抱有敌意,敌军入侵舰队整备中,战地报告...到此结束。我舰反应堆损毁,供能不足,恐怕等不到救援舰队来了。”
       “...以下内容,为录音日志,如果你捡到了这份录音,请将它交给英仙座联盟民主革命委员会的科尔马斯威德上校。告诉他我战斗到了最后,我将不会愧对联盟,也不会愧对Aesir姐和Gypsophila...”
       “...Gypsophila......
       “......哦,对。如果你是打捞队的或者什么别的人,甚至海盗之类的,我有一个请求。”
       “——去找她。”
       “她应该还在这里,我亲眼见到她的右侧舰首遭到毁灭性打击,但并没有伤到主体结构。如果你能见到她,请不顾一切地救她。 没有原因,没有缘由。我希望她能活下去。不要像我一样....”
       “真的,如果有谁捡到这个的话......
       “(沙沙......)”
       “请救救她....
      (……)

       一百一十多年后的206年。
       一个17岁的少年降临在了Galatian学院。
       他听从了永生的真理守护者的呼唤,
       从另一个世界降临此地。
       他是在那被称作上层叙事的高层世界里,
       无数“玩家”的其中之一。
       是的
       “他”就是“你”
       在读着这故事的你。
       你遵从着自己纯净/英勇/高傲/狡黠/愉悦的本心
       将于此书写你的传奇。
   
       注意:
       本文为 远行星号同人小说
                  战舰拟人小说
                  可疑的媚宅作品
       本文将采用某种轻松的描写和叙事风格,但请不要忘记,现在的英仙座星区仍然燃烧着混乱的战火。

       感谢 《远行星号》 游戏制作组
                游戏模组制作者与翻译者

       本文 基于远行星号原版游戏内容和一些模组内容进行描写和叙事展开。
       同时,在本文的某些不起眼处可能存在一些无伤大雅的“私货”。
       (然而完全可称之为“彩蛋”。注意,它们不包含任何政治要素。)
       本文遵从CC.BY.SA 3.0协议
       转载注明原出处(远行星号中文论坛)与原作(《StarSector》)。
       准备好了吗?
       让我们开始。

战舰炮手,暴躁狂怒人。
你可以叫我炮手或者我那个拗口难读的名字。

Rank: 3

巡洋大副

 楼主| 发表于 2020-4-24 02:02:1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CHAKRO 于 2020-4-24 02:04 编辑

1.
    在地平线上历史的开端

     (……)
       你从冷冻仓里醒来。
       和其他的冷冻者不一样,在你的身上没有出现哪些令人难受的低温冷藏症。这很可疑,因为不仅是你,你的编号,你的冷冻仓,当然还有你本身,都是不存在档案内的。
       你读着自动提示上的文本,了解到从那个遥远的,在酒馆和人们的嘴里被称作“人之领的辉煌时代”所留下的遗产们,这些被冷冻以前往开创新世界的遗民们。而在那无数的冬眠者里,你就是其中之一——
       ——是的,在醒来时,这样的知识涌入到了你的脑海里。
       这似乎是你在这个时代里生活和冒险所需要的唯一知识。你的真实身份是在遥远的2020年里一位普通的电子游戏玩家,你拥有着丰富的在英仙座星区里历险得来的知识,尽管话是这样说,但你的冒险仅止于坐在屏幕前操作鼠标和键盘,连更具备冒险特质的手柄你也没用过。可能你在进行其他冒险时用过,但那不是我们要说的。
       我们要说的,是你在一从冷冻中醒来,在甚至还穿着自己居家的沈阳白玫瑰牌T恤和贴身秋裤的情况下,收到一张Galatian学院的邀请函的事情。
       “啊...看来是进入新手教程了。”你嘟囔着,在商铺用霸主给每个冷冻者的线上银行账号一千星币的经济资金买了一套衣服后,就去报道了。
       你本以为自己会再经历一次更细致的学院生涯,在历尽困苦熬过学院教学和考试后开着一艘赠予新手的锤头级驱逐舰去和霸主的敌人作战。你确实是这样想的,毕竟在很多时间的游戏体验里,你也的确是这么做的。
       所以当导领将你带到三位被固定在架子上的,和你差不多高的少女面前时,你脸上的惊诧就和导领以前见到的那些冷冻者一样。
这是什么意思?你问。你本以为自己会再入一次学,甚至连插班时的自我介绍都想好了(天知道你为了想这个而耗费了多少心力,与自己的羞耻心对抗了多少次),然而导领告诉你,霸主认为每一位人之领时代的遗民全部都是星舰驾驶和指挥的奇才,毕竟在那样的环境和技术力的下的生活,不接受军事化教育简直是不可饶恕的,而每个霸主人都接受了这样的看法,无论是那些这个时代的人,还是“和你一样”的,“那个时代的人”。
       “如果没有指挥星舰作战的能力,我代表霸主有权利怀疑你冷冻者的真实身份,”他把脸凑近你,“真奇怪,如果你真是冷冻者,那你现在应该上吐下泻才对,像你这样干净整洁的我还真是头一次见。难不成真是联盟的细作?”
你扯了个谎,赶紧把话题岔开了,就在你推着锤头级的架子刚要跑时,导领挥着鞭子敲了敲门板,“哎,哎,干什么呢,都带走啊!”
       “什么?!”你疑惑。
       “这三位都是给你的,你就带一台走,是想增大难度?”导领戏谑着笑着,“如果你还不了解霸主对人之领遗民有多大的社会补助的话,我不介意多耗费一些个人时间来给你好好介绍一下。”
       于是你果断回绝了导领的请求,推着三个架子拔腿就跑。
     (……)

       你曾听说过霸主的人道主义政策,但那时你还是一个仅靠一人之力就在这风雨飘摇的星区里稳固了自己的统治的游戏玩家。
       现在你坐在这个一室一厅甚至还有全景落地窗的小房间里,看着柜子里横列的三个架子。
       锤头级、野狼级、远行者级。
       为什么会这样呢。
       你看向窗外,那些少女们无保护地暴露在外空里炮火横射,似乎是在演习,笨重的舾装阻碍了她们的机动,但手上巨大的炼狱炮也让你知道了她们的身份和分级。
       “统治者级吗......”
       在四散碎片反射的爆炸火光中,你背过身去,依旧看着这三位少女。
       她们的年龄并不比你大,而标签上写着“远行者”级的那位在看上去甚至比你还小一些。
       一定是出了什么问题。你想。
       架子里有一个隐藏的小盒子,上面有写怎样启动这些还处在封存状态的战舰少女们,你照着样子按动开关,,架子亮了起来,机械关节和液压机的声音断断续续地往外漏着,喀嚓一声,那些中空的架子变形收缩,锤头级脚刚落地,还是没有醒的状态,在脑后的连接栓还未拔出时,就无法控制地向前倒去。
       你一个疾步冲上去抱住她,而那连接栓也带着一点脑脊液一样的液体自动弹了出来。均匀的呼吸和生命体的脉动,你逐渐知道,她很快就会醒来,而你还没有时间来得及查看刚才自己到底是哪一步出了岔子。
       她身上的军用标准制服和她那细腻如天使一般的脸蛋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你不知道她的性格会不会是个难搞的甲胄娘,又或者和你看过的那些动画里,持枪上阵的女孩一样会不会是个冷血不认人的主。你抱着她,同时抱着这样的疑问,坐在了床边上。
       这似乎是你从没想过的,这世界到底是个什么样子的,房间里的音乐播放器开始播放地铁蓝调,而你听着从空间站外面那些稀薄的空气里传来的呼喊咆哮和爆炸声,让她躺在自己身上,而你向后一倒,倒在了床上。
       是的,你需要时间,很多的时间,来适应这个世界,无论是指挥她们战斗,还只是单单的,让你自己能在这样的英仙座星区里活下去。
      (……)

       “呃……服务员,再来一份中等补给套餐。不过我说你好像没有过度维护什么的啊。”
       你看着狼吞虎咽没工夫理你的野狼级,和那个坐在旁边神游天外好像完全不关自己事的远行者级,想到在这样难以交流的环境下也许仔细看一看她们的形象是比较好的。
       野狼级一头水蓝色的长发扎成了一个精致洒脱的辫子,额前两绺发段垂下,她晶莹剔透的眼睛就像蓝宝石一样,在餐厅的吊灯下闪闪发亮。你的心中有一些难以言说的焦躁,看着她的眼睛就像看到自己曾经在视频上见过的贝加尔湖一般。但那已经是另一个世界的记忆了。你想道。你已经不需要这些了。
       在补充补给时,她暂时关闭了人造骨架和机械植入体系统——这些都是支撑她舾装的重要系统,现在这些武器和空间引擎都关机了。那些柔和的蓝色哑光金属物件,你测过身子,看着她腰间同样颜色的大块鳞型薄甲板,但在装甲板的缝隙里露出了一些煤黑色的金属构件,你知道,那可能是她的结构件,在那下面或许隐藏着少女坚硬的脊柱和其他战术设备。比如拓展发射架之类的。
       野狼级按住了要起身去买单的你,“坐着吧,我不知道你那会儿是不是也是这样,但在这个时代里,我们舰娘的个人需求都是由自己负责的。”她一甩那梦幻一般发色的辫子,给你来了个简单纯净不掺杂任何杂质的露齿笑。
     “哦.....哦。”你傻呆呆地靠在椅背上,发愣出神地看着野狼级去给自己结账,在她出厂时应该也和自己刚才一样有一些起始资金吧?说不定这一顿就已经吃掉她钱包的十分之一了。
你打了个哈欠,,身后的远行者级一直到这个时候也没有卸下她的背包,包里的绞盘和液压机碰在一起,在你没有看她的时候就发出叮叮咣咣的声音。
     “嗯...我说,远行者啊——”你转过身,突兀地说,“这个....”你做着手势,没话找话地,但这个时候却忘了自己刚才想说什么了。
       也许你本来就没有什么想说的。你在这和女孩子交流的关键时刻突然收不住脑子,想到了自己之前玩电子游戏时,在你领到了苍鹭级和锤头级后那跟在舰队后面默默无闻也从未被你注意到的远行者级。
       现在,她就在这里。那个最不起眼的,但无论干什么都能独当一面的,坚实可靠,用这小小的臂膀撑起几乎整个前期舰队后勤压力的远行者级。你看着她,出神地,就像悲剧和毁灭即将降临一样——
       你感觉自己被一股恐怖的怪力直接拉起,之后被人扛起就跑。慌乱中你听见了轨道站的警报声,“快——走——!!!”那清澈甜亮的声音,水蓝色的短发辫,那令你觉得熟悉的仿佛就在前一秒才刚听过的声音。
       怒吼。是野狼级,是你的野狼级。
       她回身一枪打出,凛冽明亮的高压电弧击毙了一个突击队员,在腰间两侧被机械臂抬出来的投射式武器——热诱弹!你在远行者级的大背包顶上目瞪口呆地看着她洒出成团的炽热光点,正好烧爆了从身后的追兵里飞出的火箭弹。“这边走!我已经给你的锤头级发了信息了,现在应该已经在港口等着了吧...你能跑吗?”
      “能!肯定——啊!”你闷哼一声,从大背包顶上跌落在地,两道电弧打过,一束光束步枪的烧灼痕迹擦着你的肩膀落在了你眼前,你倒吸一口凉气,几乎是连滚带爬地蹿进拐角后面。你发现现在自己已经没有时间去计较任何事了。
     “怎么办!”你大喊,“走廊太直了,继续往前跑,一定会被打中的!”
野狼级侧身看着身后长直的走廊。这一千多米的,紧贴着外空的空间站边缘走廊,远处遥遥可见霸主军队和海盗交火的迹象。她后退一步,然后大口喘气,呼吸,身上的辐能管道亮了起来,之后从背后散出了大团大团的高温气体。
     “那就在这里解决掉他们。”
     (……)

     “你猜我们的新指挥官给我们的命令是什么?”
     “别卖关子了快点告诉我该怎么做!”
     “你出厂时没有写入战斗信息吗?哦对...我忘了你是老船了,而且,还是从霸主的‘学院’里出来的。过了那么长时间,总该都忘光了吧?”
     “住口。我警告你啊,别一身蓝蓝的穿的那么暴露就以为我会怕你,区区野狼!——啊!!!”
     “什么......你怎么样了!”
     “是大锤鱼雷......没事!”
     “你没事——没事个腚!指挥官加进来了,他——你那......你那边现在怎么样!”你抢过了通讯器。
     “是指挥官是吧,好......我还有足够的结构值,并且现在躲在轨道站旁边的火力模块那,现在留守这里的只有两台统治者级,而对面有大量的无心智的海盗改型战舰。没有统一指挥。”
       你注意到从化成灰的海盗突击队员手上掉落的步枪滑到了你的脚边,那武器上显示的能量格里还剩了多数。尽管你知道自己在这里是从未接受过训练的设定,但你还是抓起了枪,半跪在野狼级旁边,端详着这把不算轻便的手持武器。
     “野狼啊,我在想一个事情。”
     “都什么时候了你......!好吧,你想,要是我在这里就被击毙了,我可不会自己花钱去修心智核心——啊?你干什么?”
     “没什么,这回先让我碰碰运气。”你掀开远行者级的背包,从里面摸了半天终于摸出了一块单从外壳上看就已经饱经风霜的高能蓄电池。“啊!那个是!”远行者级突然涨红了脸,支支吾吾地到底没说个所以然来。那就这么办吧,你想道,之后硬生生拔下来几根头发塞进远行者级手里。
     “嗨伙计们~看这里!”你大喊道,然后把那块电池丢了出去,之后瞄准,射击,在电池呲呲地喷出火花之后你丢下步枪转身拉着两位少女就跑,没过两秒钟,一声沉闷的巨响带着结构碎裂的哗啦声从你们身后传来。
       船舱失压。在一次猛烈的滑行和重击之后,你,冬眠苏醒者,新的霸主小突击队的舰长,在野狼级和远行者级双重的惊呼声中失去了意识。
     (……)

战舰炮手,暴躁狂怒人。
你可以叫我炮手或者我那个拗口难读的名字。

Rank: 4

战列舰长

译码专家

发表于 2020-4-24 08:13:46 | 显示全部楼层
前排支持
Eyes to the sky, and may the stars bring the light.

Rank: 3

巡洋大副

发表于 2020-4-24 15:54:45 | 显示全部楼层
一看就知道,老宅男了

Rank: 1

护卫船员

发表于 2020-4-24 23:16:48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些小家伙一下子就解决了没人开船,工资发不出,陆战队不给力等多种问题,要是真的整出来的话确实可以完全淘汰常规的战舰了

点评

感谢支持 其实目前对于远行星号舰娘的设定,基于原版游戏内容和一大部分模组内容已经有了较为完整的体系,无论是船插,武器,还是人物设计都在尽量往符号化,象征化的方向靠近,力争满足原作需求和不偏离基础设定(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20-4-26 03:13

Rank: 2

驱逐技师

发表于 2020-4-25 01:01:10 | 显示全部楼层
好,棒!GKD!

Rank: 3

巡洋大副

 楼主| 发表于 2020-4-26 03:13:39 | 显示全部楼层
unknow 发表于 2020-4-24 23:16
这些小家伙一下子就解决了没人开船,工资发不出,陆战队不给力等多种问题,要是真的整出来的话确实可以完全 ...

感谢支持
其实目前对于远行星号舰娘的设定,基于原版游戏内容和一大部分模组内容已经有了较为完整的体系,无论是船插,武器,还是人物设计都在尽量往符号化,象征化的方向靠近,力争满足原作需求和不偏离基础设定(从远行星号的故事里开展出的大背景),并且,也会尽可能参考目前已有的舰娘设计(北极星,暗影,和一些原版舰船的拟人插画)

战舰炮手,暴躁狂怒人。
你可以叫我炮手或者我那个拗口难读的名字。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远行星号中文论坛

GMT+8, 2020-8-7 23:41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 Durian Software Studio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