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初始化身份识别芯片
查看: 163|回复: 1

同人创作《复燃》第一章 开端C+083.1.14

[复制链接]

驱逐技师

发表于 2024-1-19 04:25:3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呆蓝 于 2024-1-19 04:27 编辑

01开端 BT +0083.1.14
“嘿桑邱,给我来点带劲的音乐。”
“好的,我的大人,正在为您播放《THE LIBERATION OF GRACEMERIA》。”
红色的警报灯旋转闪烁着,音乐中夹杂着耳机外轻微的蜂鸣声把仿佛把舱内的空气都加热了2摄氏度。泽弗罗斯特-戴莫斯(Frost Deimos)通过狭窄的舷窗看了看外面还在火光四射的守护者战列舰残骸,再次检查自己的安全带、缓冲喷射器、外骨骼抗荷装置等全部正常,按下了头顶的准备完毕按钮。随着三秒倒计时结束,他的轨道突击仓被像一颗喷瓜的种子一样从尼禄号的下方发射出去。
和他一起的还有数十个轨道突击仓,而在他们前面已经有数个侦查机器人已经落地开始了侦查,到目前为止一切都还是安全的。在伪AI的操控下,突击仓打开了那通过竞标只能防御小型手持电磁自动武器的底部装甲,通过几个喷口调整姿势开始缓冲反推,最后他平稳地降落在轨道站的泊区。这个功能未明的超巨型轨道站半径超过了三十公里,这足够数十万上百万人舒服地生活在这里,而它已经在这个轨道上寂静地漂浮了数百年之久。在确认空间站维生系统还能正常工作并且没有什么奇怪的微生物和化学物质之前根据速子科技陆战队作战条例他们是不会打开呼吸面罩的。
他迅速打开突击舱门,动力装甲的鞋底磁吸装置牢牢把他固定在泊区的金属地面上。他轻微弯着腰小步快跑上前,与队友们一起组成了半蹲的战斗队形。三个班的陆战队员呈倒品字形站位,然后包围住空间站泊区一个亮着绿灯的安全通道入口。“一班就位。”“二班就位。”“三班就位。”
“好的,三排,开始行动。”手持黑寡妇电磁狙击枪的队长下令道,二班的工兵拿起万用工具开始切割气密门,但是当灼热的单分子切割砂轮刚要接触到气密门的时候,气密门却自动且迅速的打开了。这个操作吓了所有人一跳,手中的武器马上对准了里面的通道,却发现里面是个常见的人之领国际气闸舱结构,什么人也没有。“怎么办?直接进还是爆破?”工兵斯崔克问到。
“保持警戒,你用悬浮无人机观察一下里面是否有操作开关和摄像头之类的装置?”
“出仓开关和入仓开关都是有的,我试试开关是否能够正常操作。”苹果大小的悬浮无人机探出了小小的机械臂按了下出仓开关的绿色的关门按钮,又按了下红色的开门按钮,又对入仓开关做了相反的开门关门操作。“双门均可以正常操作,里面是一个走廊,也没有人。气闸舱内也有一个监视摄像头,要把它离线吗?”
“把它离线。一班跟我进去,二班长指挥仓外并保持与舰队的联系。”“收到。”X7
泽弗罗斯特跟着队长一起进入气闸舱,8个人就位后班长关闭了气闸舱对外的大门并按下了位于气闸舱中部的蓝色“充气”按钮,在它旁边还有一个黄色的“抽气”按钮,这些设计都是一百年前人之领的宇宙通用标准HB50231-UC0377。这些玩意大家都熟悉的很,毕竟只要是大崩塌前就存在的殖民地和空间站中有着大量的同样标准设计的各种装置。
队长跟大家比了下倒数三秒的手势,然后在3秒后按下了气闸舱对内的绿色开门按钮,大家以娴熟的CQC战术动作挨个进入了走廊。走廊呈金属光泽的灰白色夹杂部分氧化的灰、褐色,看得出来好像是在赶工期保交付一样简陋到连最基本的防锈漆和除金属毛刺打磨工艺都没有做,在头顶4条只亮了一条LED灯缆的昏暗灯光中,走廊长的看不到头,根据多功能探测器的金属探测功能表示他们脚下应该是空间站的大梁,走廊两边每隔两百米左右就会有一对简易的隔离门,同样每隔两百米地面上都会有一个大梁的铆接隆起,悬浮无人机的控制权被移交给1班长,他操作着无人机迅速飞往走廊尽头。
“空气中氧气含量为21%,湿度51%,含有轻微的硫化氢、二氧化碳、大肠杆菌和葡萄球菌。”三组成员、急救员艾里沙说到,“暂不建议脱掉防护头盔,但可以开启外部空气过滤系统以节约维生装置的运行时间。”
“同意,执行。”队长说,对队员们说,1组2组检查两侧隔离门,三组警戒,1班长继续侦查。
泽弗罗斯特跟搭档亨利走到一个隔离门的门口,门上画着002的数字。按了按开门的开关,发现并没有反应,他弯下腰想要通过门上的机械装置打开门,发现里面已经被锁死了。他刚想示意搭档采用战术破门方式进入,就听到无线电里1组盖茨(Gaz)的惊叫:“Wow这啥?!”
然后就听见一声吼叫,一个蓝色的身影将他扑倒在地,左手锋利的爪子和右手上类似匕首的金属武器却无法击穿他的动力装甲头部的防护玻璃,只能在刺耳的噪音中留下划痕和白点,毕竟这玩意可以阻拦那些疯狂的殖民地星际牛仔门原始的化学能枪支发射出来的各种自制弹头。麦克队长“砰”的一声发射出枪膛里的穿甲弹药,把那个蓝色玩意的脑袋打的像西瓜一样喷溅在001号门旁边的舱壁上。穿甲弹穿过他的脑袋后继续前行,打在厚厚的金属舱壁上留下了几毫米深的刮痕后跳弹了,追随着之前出发的探测器在走廊中发出叮叮咚咚的声音越走越远,一次标准的过穿。
泽弗罗斯特手动关闭了个人耳机的音乐播放器,示意亨利继续警戒002后他也把枪管指向了001隔离门,视线越过走廊看到001隔离门里有一具敞开着露出内脏和肋骨的蓝色人形残骸,残骸后面有一个小小的控制台,上面显示“已解锁3516号冷冻舱。”房间里其他地方并没有灯光,麦克甩了甩头,3组的艾里沙和泽弗罗斯特一起打开头顶1200流明的照明装置,持枪交替进入隔离门。1组的成员栗海七旬把盖茨身上的蓝色无头尸体拉开,3组的另一名成员约翰则老练地右手持枪继续对着走廊深处,左手拉起了盖茨。盖茨一边松了口气一边用力一拉起身发出了“嗯”的闷哼,他抹了一把防护玻璃后发现没用,打开了面罩自清洁装置同时也把枪管对准了能兼顾002号隔离门和走廊的方向。
确认周围没有可视危险后,泽弗罗斯特在门里从上到下看了过去,他头顶没有多少空间,房间的高度和走廊一样都是3.5米,但是透过脚下的防护玻璃地板他看到有许多长约2.15米,直径1.15米的“煤气罐”像石榴一样围绕着控制台下面的柱子,一眼望不到头,这些数据是他的个人终端上的伪AI投屏在他动力装甲的防护玻璃上的,非常方便。
队医艾里沙则蹲下来,一边跟队长说“安全。”一边掏出夹子开始研究残骸,“类人生物,身高1.45米,预计体重90公斤,死因心脏利器损伤。部分肋部生物组织,嗯肌肉缺失,疑似被啃食。”队长进来看了一眼残骸和控制台,然后也和泽弗罗斯特一起低头看向了下方。“你觉得是什么?”
“您说的是蓝色生物还是下面这些罐头?”泽弗罗斯特问道。
“两个都是。”队长麦克恨不得现在就来一支来自MOSKVA行星的雪茄,作为一个上尉老兵他并不擅长分析这些玩意,他更习惯顶着残存的地面防御工事的火力轨道突击快速占领空港而不是考古。
“嗯,我觉得这些罐头里可能就是这些蓝色玩意儿,他们在这里互相吞噬。但是好像跟我们历史课上学过的并不一样,毕竟历史书上说这里以前是人之领领土,轨道站的LOGO也是人之领的麦穗和空间站红旗子,信息不足,所以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还是看看怀远班长的吧。”
这个时候艾里沙清洁了动力装甲的手部开始研究起了控制台,她严格地消杀了控制台,但是这个控制台上的键盘和鼠标设计之初并没有考虑到动力装甲那粗大的手指怎么来操作,这并不符合HB50231-UC0377人之领宇宙通用装备标准,倒是像从某个个人计算机输入输出装置生产厂家仓库里搬出来直接接上就用的应急措施,它上面激光印制的LogicTech字样LOGO也说明了这一点。这种能用就行的绿皮风格让有严格洁癖和操作规程强迫症的艾里沙完全麻了爪。
这时候1班长探头进来“不出所料,走廊尽头就是控制室,这个轨道站的结构简单的就像是一个仓库一样。还是老规矩?”
“没错,还是老规矩,出去向舰队汇报我们的发现然后把2班3班叫进来,我们要飙车了。”
2班3班也依次按程序进入了走廊,5米的宽度只能让2台动力装甲并肩站着,队长调整了一下队形,每个人间隔2米交错站位,每个班隔30米,队长跟着2班在中间,3班开路,1班殿后,毕竟1班已经开过路了。“好了,目标是走廊尽头控制室,长度25公里,警惕走廊两边的隔离门,可能遭遇这些蓝色人形生物,威胁等级低,建议无害化处理即可,如有其他目标,参考陆战队作战条例。明白了吗?所有人开始准备突击,倒数,3,2,1,突击!”
泽弗罗斯特偷偷打开了音乐播放器,里面正在播放着《Pacific Rim》,他跟随前面的七旬和盖茨开始以每小时35公里的速度开始咣咣咣奔跑。虽然在辅助动力装置的帮助下驱动这近一吨重的动力装甲并不费力,但是泽弗罗斯特还是不知第几次冒出给速子装备部门建议给动力装甲装几个轮子或者喷射装置的想法,毕竟只有25公里的距离还要跑上40多分钟这件事情一点都不赛博朋克。但是一般在行星争夺战中一般都会有近地轨道交通艇接送或者就直接在金属小行星(一般这么干的都是没品的海盗或者穷不拉几的马丁新教徒)或者氢同位素炸弹轰炸后被轨道突击舱扔到敌人脸上。所以速子装备部门基本没有这方面的需求,士兵个人有什么需求只能自己DIY。但是,在战场上跑得最快的逮虾户一般也是大家第一个集火的目标;而且,速子科技的保险部门对于私自改装的动力装甲所受到的损伤是拒赔的,当然,你首先得活下来。同样也是士兵抚恤金赔付部门的他们也会以“作死”这种理由只给出最低人道主义赔偿金,当然,你首先得有家属。
有家属的泽弗罗斯特当然是不能DIY的,在噔噔噔的音乐声和咣咣咣的脚步声中胡思乱想的他突然看见自己左前方的隔离仓门打开了,数支蓝色的手臂伸出来想要把七旬往里拉,好在七旬虽然反应不及没有把124号仓门踹回去,但是她的身体重心也往右偏倒打算形成一个坐姿侧身滑行射击的姿势,虽然被拉住了没有成功,但也避过了好几个手臂没有被拉走。泽弗罗斯特弹出突击步枪上的刺刀,在加力装置的辅助下砍柴一样砍断了那些蓝色手臂,成功拜摆脱干扰的七旬抬起枪开始突突突,而刹住车的盖茨则砰地打了一发枪榴弹到隔离仓里。枪榴弹里的金属氢炸开了防护玻璃地板,整个防护玻璃因为整体应力瞬间碎成了无数小块,然后整个房间就失压了。十几个准备扑出来捕食的“沉沦魔”(泽弗罗斯特爱玩的古代游戏里的一种怪物,他给这些蓝皮怪物起的绰号)被真空引往下拉去,一边翻滚地敲在下方的“煤气罐”或者叫冷冻舱上面,一边从身体里冒出沸腾的水变成干尸。得益于脚部磁吸装置的泽弗罗斯特在七旬被大风带走之前啪的一下关上了门,这下清净多了。但是还没等他拉起队友,队伍前方又出现了突突声。3班长在频道里大喊:“一组趴下,2组蹲姿射击,3组站姿射击,2班用手雷和榴弹支援!缓慢后退!他们太TM多啦!”
整个走廊里从157号舱门到后面不知道几号舱门全部大开,一大群蓝皮人开始喊着口号悍不畏死地往前冲锋,甚至因为没有重力的关系在天花板上移动,就好像潮水一样朝大家涌来,甚至连尸体也被挤着往前飘。排长麦克用3班预留的光缆通讯装置大喊:“舰队舰队,遭遇大量敌人,遭遇大量敌人,请求空投重武器,重复,请求空投重武器。”
“收到,ETA30秒。”
“所有人切换穿甲弹和枪榴弹!交替掩护后退!”
他们互相掩护着后退,泽弗罗斯特越发觉得这个时候轮子的重要性了,下定决心一定要把该死的后勤部门陆战装备负责人在没有监控的地方套上麻袋打一顿,毕竟在以科技著称的速子科技里,陆战队三等人泥腿子们所用的装备和海盗、马丁穷鬼还有那些拾荒者并没有任何不同,都是一个通用设计,对,基于该死的HB50231-UC0377设计出来的CM382装甲,距今已有一百多年的历史了,顶多就是看起来油漆更光亮一点,但实质上并没有任何不同,所以哪怕是看起来就很贵的速子舰队里配备的陆战队也是和这些草台班子们一样一股脑莽到底的打法,即使有了作战条例也是如此。
这时候耳机里传来了舰队里通讯员小姐姐那软糯的声音:“1单位CQC重型武器已进入战场,指挥权已移交。”
队长:“所有人背靠两侧规避!”大家咵的一下把自己贴在舱壁上,只见一个黑影嗖的一下就从面前飘过,然后就是57毫米迷你突击炮炮咚咚咚的发射高爆弹药的声音,是的,这个时代仍然有一些化学能弹药在发挥余热,但是电磁动能武器、光束和粒子武器才是交战的主力,在各种火神炮的面前就连导弹也得靠饱和攻击和电子压制才能取得一定的战果。但是化学能弹药特别是穿甲高爆弹头对装甲和舰体的破坏能力较动能武器强得多,评估上来看光束武器和粒子武器对能量护盾、装甲和舰体的杀伤力是一样的,假设他们的伤害能力是1,那么穿甲高爆弹对装甲的破坏力是2,纯动能武器是0.5;而动能武器对能量护盾的伤害是2,高爆弹对护盾的伤害只有0.5。至于被打穿了护盾和装甲的舰体,是火神炮、噪音多管旋转加农炮、高射炮等各种破片防空系统的最爱,正所谓“高炮放平,这把能赢;如果不赢,军事法庭。”是也……
泽弗罗斯特一边听着音乐一边又开始胡思乱想,队长已经开始收拢队形重新向前推进。轮式火力支援机器人“57护卫”把前方的敌人都打成了包子馅,正在快速通过风冷系统呼呼的冒热气,主炮旁边的反装甲导弹和车体两侧缩在里面的两把机械臂大砍刀在已经毫无用武之地。
“呕这些东西太恶心了。”七旬说,艾里沙撇撇嘴,“等回去MESA了我请你吃包子、饺子或者混沌怎么样?”“别说了,别说了,大姐,求放过!”一群人跟在57护卫机器人的后面穿过了飘着骨骼、内脏和肌肉的混合物的走廊,抵达了控制室的门口。“2班,开路。”
2班的2个小伙子从57护卫机器人旁侧身挤了过去,开始倒数,3,2,1,按下了绿色的开门按钮。毫无反应。再按了一下,还是没有用。于是队长操控57护卫机器人砰砰两发穿甲弹打穿了大门的门锁结构,左边的小伙飞起一脚踹入门内一个精彩的CQC战术动作,却在约9平方米的空间内啥威胁也没发现。“安全。”他汇报给全体,大家陆续走进指挥室,最后的1班只能在外面和57护卫一起站岗。准确地说这里只是个通往指挥室的电梯,2班和队长一起进入电梯,按下了上升按钮,电梯亦没有反应。只能拆开按钮叫斯崔克这个工兵试试能不能黑进控制系统,斯崔克倒腾了几下,电梯就开始上升。
大家立即警戒,电梯打开一半后电梯门卡住了,好在空间刚好够一个动力装甲出入。陆战队员们一个个鱼贯举枪冲出,然后又放下,这个房间里一览无余,没有威胁。队长走到控制室的指挥台前,300平方米的控制室呈舰桥结构,中央是类似舰长的一个全站控制中心,能确保只有一个人存活的情下况也可以在这个位置上令所有的系统操作都按条例进行操作。左右前方分别有2个操作台位置,位置上都是空的,也不清楚到底是什么作用。转动指挥台后的指挥椅,上面有一具干尸,穿着藏蓝色的人之领常服工装,胸口的铭牌上写着Payton上尉,脑门上有一个枪伤,贯通了他的脑袋、座椅的头枕,弹头卡在电梯的大门门板上,导致电梯打开一半卡住了。队长打开控制台,调取任务日志。
“UC0394年2月2日,奉执行委员会紧急情况002号令,人之领华建集团为项目总承包商在此建造人体冷冻休眠舱01号。项目总负责人:洪北导;总工程师:邓乐丞。总安保:薛帕德-佩顿。为了保证交付,我们减少了大量不影响安全的抛光、上漆等工作。”
“0397年5月1日,项目指挥部终于完成了主体工程,但是受局势影响,在缺乏材料的情况下,内部空间无法按照HB 39100-0293人之领宇航冷藏休眠仓装备与执行标准进行全部冷藏式设计,只能采用古老的GB 31645-2052中华宇航员冷冻休眠仓装备与执行标准进行冷冻仓的建设,我们天才的工程师们直接让桶形的空间站内部与外部真空通过管道保持连接,再用这个恒星系统里随处可见的液氮把这些注入了豹笑公司生产的抗冻胶原蛋白肽的避难者们泡起来装在罐子里,用最低的能耗等到他们重见天日的那一天。虽然这有些副作用,那就是‘深空失忆症’,但这也只能是唯一的办法了。”
“0398年3月7日,项目指挥部在没有通过验收的情况下,被勒令接受500万难民,包括一批特殊的‘时光游客’。”
“0398年4月1日,外面的秩序完全毁灭了,但是这个大冰箱里还有。大家都在按照顺序进入冷冻程序,经过工程指挥部与避难紧急指挥所商议由薛帕德-佩顿、戴澜、洪北导、邓乐丞四人轮班,若时间过长或发生意外产生值班人员损失则按军衔和行政能力级别高低各复苏一名值班人员,此结果已写入轨道站自动控制程序。”
“…全系统运行正常…”x133
“0398年8月10日,【操作记录被删除】”
“【操作记录被删除】”x29
“0398年9月11日,马列祖师、上帝、佛祖、道祖、先知,谁都好,救救我吧!”
“【其他操作记录被删除】”
“0398年9月12日,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也不靠神仙皇帝,只能靠我自己。”
“【其他操作记录被删除】”
“0398年9月13日,I will be back。”
“【其他操作记录被删除】”
“…全系统运行正常…”x30315
“UC0481年1月14日9时17分25秒,轨道站遭到外部入侵,未找到值班人员。”
“UC0481年1月14日9时17分26秒,轨道站遭到外部入侵,未能复苏值班人员。”
“UC0481年1月14日9时17分27秒,轨道站遭到外部入侵,未能复苏后备值班人员。”
“UC0481年1月14日9时17分28秒,轨道站遭到外部入侵,依照最终用户管理协议,向外来者提交最高权限,请录入您的个人名称与生物信息进行绑定。”
队长摘下动力装甲的手部模块,在控制台上输入了自己的名字和掌纹。然后把自己的麦克风和空间站无线网络进行了连接。他走到落地窗前,看着外面相对静止在环绕轨道上的淡蓝色舰队,说:“呼叫新月β舰队,呼叫新月β舰队,您好长官,我是陆战队3排长麦克,轨道站权限已成功回收。这是个80多年前的500万人级的大冷库,但是这些奇怪的蓝皮生物的来历并没有直接证据式的发现,但是我有点设想,你应该和我想的也一样。或许得找点科学家们过来研究,再派点医生姐姐和来解冻这些‘僵尸肉’。任务数据及空间站日志已上传,完毕。”


本章鸣谢:
群友Colin:饰演洪北导、泽弗罗斯特
群友DLC:饰演邓乐丞
群友薛帕德:饰演薛帕德-佩顿
群主呆蓝:饰演戴澜
网友七旬:饰演栗海七旬
队长麦克、GAZ名字取自COD
桑邱取自《堂吉诃德》


另外问一句:“如果我想出版,怎么联系原创者拿同人改编版权?”

战列舰长

抽象远星人

发表于 2024-2-12 22:42:56 | 显示全部楼层
深空失忆?这剧情是来自那个电影的吗?
统统给我交什一税!!
*滑块验证: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远行星号中文论坛

GMT+8, 2024-2-29 01:06

Powered by Discuz! X3.5

Copyright © 2001-2024 Tencent Cloud. | Durian Software Studio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